博客网 >

你的生命如此多情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从06年第12期起,被河北自考杂志连载中。。。。。。。名字为《你的生命如此多情》

 

两只蝴蝶

两只蝴蝶

秋天来了,风吹过脸庞凉凉的,巷口的那棵槐树落花了,一朵朵的,白白的,落日的余辉把暮色一点点散落在小巷的时候,给小巷留下了一抹白,静静的。今晚我的身子沉在沙发里睡不着,我想起了很长时间的一段采访,让我情绪起伏,隔街就是一个流光溢彩的世界,让人无限眷顾,留恋,可是在那个光影变化的世界里有多少人,多少事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20059月间,我被借调到一家报刊做一次社会专访,可是没有想到第二天我却被介绍到了一座女子收容所,这使我的专访初衷大打折扣,可是本能的习惯又不得不使我认真对待。

跟着一个警官穿过森严幽闭的监区又走进一间监舍的时候,原来一位女孩已经在那里规规矩矩的坐着了,我之所以称她为女孩是因为她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犯人。看来专访以前早已有了特定的对象。女孩见我们进来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女警向她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女警对她轻轻的说:“别紧张,慢慢讲”女孩点点头,很拘谨的看了看我。女警向我笑笑,给我伸出两个指头,我点点头。这是事先的约定每次我有20分钟的时间,之后女警轻轻的把门带上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对这间小小的屋子做了重新的打量,四周的墙壁白白的,我跟女孩的中间横放着一张桌子,靠近桌子的上方有一面窗户,上面上了隔栏,把从外面透进来的光分割成了好几块,也和外面隔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暗暗猜测了她的年龄也许23都不到,一张清秀的面庞被阳光掩映的有一层温润的光泽,已经是秋天了,可他仍然是一身夏装,看起来有些单薄瑟缩。

这样的氛围让我不自觉带着严肃。我看着她笑了笑,她马上还以微笑,却笑的勉强而又短促,甚至还有几分尴尬。她的表情反到增加了我的自信与沉着,既然是专访又是特定对象,那这个女孩的背后,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我想尽力消除她的局促,我让他坐下,不必紧张,铺开本子尽量不用探究式的语气询问,我想站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听她的叙述,这样自然一些,也是另一种尊重。我先通报了自己的姓名:郭刚,记者,你哪?我问,女孩说我叫苟丽,大家都叫我丽丽,你来警官都告诉我了,我能从我的丈夫谈起吗?我说:可以啊!女孩说:您说爱一个人会很难吗?我笑笑:只要用心去爱就不难。没想女孩轻轻叹了口气:会很远吗?我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孩突然问:今天就说这个吗?我把一支笔放到笔记本上说:呃,我想,先谈谈你的家吧!你是那的人?女孩没答反问:咱们能谈多久?我对这样格格不入的问答开始有了一点点反感,我看了一下表:很快了。女孩突然低下头不再说什么了,神情像是很忧郁,一只手指在桌上轻轻的画着圈,我知道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我轻轻的问:有事情吗?女孩犹豫片刻重新抬起头断续的问:您能不能和我爱人说一下,我很想念他?我一怔不知所措起来。女孩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看着我的眼睛,可我看见了她脸颊上飞快的漫上来的一片红晕,女孩继续慢慢的说: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可我现在是采访者,对于这样的要求我有点为难,女孩好象洞悉了我的想法,淡淡的一笑:其实,到现在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爱自己的丈夫,但以前还和他发脾气,真的想和他说声抱歉。女孩眼圈有点发红。

我想了想说:既然爱就没有什么错。我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很不理性,但还是这样说了,我看了看表又说:好吧!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女孩看了看我笑着,很重的点了下头。

这样的笑很温润,就像秋天里的红苹果。我也向她笑了笑……

其实到这时为止,我对这场很可能一次的采访已经不抱太多收获的幻想,我在记录本上未着一字,已兴趣寡然,其实也不过是千篇一律的痴心女人负心汉之类被一遍遍写累了。

我记下了女孩给我的地址,离开了监审室,等着的警官问“完了”?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警官送我走出看守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女孩是怎么进来的?女警淡淡的说:卖淫!我愣了一下,从女孩的表情和对丈夫的爱恋上怎么都联系不到那件事来!我兴趣陡增,走出监区我对女警道别:谢谢你,再见!女警依旧笑了笑:不用说再见,你会再来。我对女警如此的肯定有了一点点吃惊!

走出很远了,看守所的大门才重重的关上了。我看了看那个不太陌生的地址,突然感觉到了秋天越来越重的凉意。

             

我在燕河桥头,见到了苟丽的男人。男人刚刚蹬完三轮车,赤露着胳膊,前胸的汗泽斑斑可见,皮肤经过阳光经年的照射红红的。也许是刚送完货,男人正在低头数着一叠票子,票子很零乱,蘸一口吐液数一下,大一点的工工整整放进自己的贴胸衣袋里,小一点的零毛就放进自己的裤兜。我在简单说明来意之后,男人怔住了,随后男人焦急的说:“大哥,我们现在就去……”我一下就明白了男人在此之前并不知道苟丽被收容监禁了。那这个男人知道苟丽被收容监禁的原因吗?想到这里我不禁心情有点沉重。

男人一路不说话,紧紧跟着我,我听到一种很重的喘息声,走到监区的时候,我看了看这个男人,男人用手使劲的在眼睛上揉了揉,把蓬乱的头发拢了拢,看看我勉强的笑了笑,我善意的劝慰他:别让她难过。男人的眼睛一下又红了,我才觉得自己的这句话实在是让自己很尴尬。

果然苟丽见到男人哭了,低低的压抑着抽蓄,男人使劲眨眨眼:“不哭,不哭,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的……”之后监舍一阵沉默。一会,男人从胸口的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慢慢展开,是一串白白的手链,苟丽怔了怔,男人说:给你的,喜欢么?苟丽眨眨眼笑了,用手轻轻抚摸着那上面的花纹点点头:“嗯”。我跟着微微出了口气,不知怎的,我的心立刻变的柔软了起来,我觉得他们身后有许多周遭,才让他们如此情意绵绵。苟丽轻轻的抚摸着那串手链,男人说:带上吧!苟丽看了看女警摇摇头:“等我出去你给我带上!”男人:“嗯”苟丽问“贵吗”?男人摇头:不贵,才30块钱!苟丽喃喃的说:以后别买这么奢侈的东西了!

不知怎的,她第二次流出眼泪,一颗颗滴落在男人的手上,苟丽轻轻的抚摸起了那双手,手很粗糟,一道道裂着口子,苟丽无限爱惜的问:还跑摩的么?男人嗯了一 声赶紧抽出了手,在身上蹭了蹭,装着嘿嘿的笑笑:哭啥?等钱凑够,咱就回家……男人的这句话并没有制止苟丽的哭泣,一开始是颤抖最后大颗的眼泪奔涌而出,苟丽含混的答应着:嗯,嗯……男人没有说什么了,就那样轻轻拍着她算是安慰。

我一直默默注视着他们:为什么一说回家,苟丽会更加伤心?

一旁的女警轻轻的碰碰我,我才一下回过神来,它们需要单独的时间。

在监审室的门口,我才注意到女警眼圈红红的,女警像发现了我的目光,赶紧用手揉揉眼掩饰着:熬点夜。我哦哦的点点头,顿了顿我 问女警:是不是你早就知道过程?女警用眼睛看了看我没回答,只是说:苟丽很特别,让我们为她保守这个秘密吧!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也不说!我怔了一 下,想了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郑重的承诺!

   和警官告别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初上了,天边阴沉沉的一朵云,男人走到一根电线杆前无力的靠在那里,柔柔的灯光掩映在男人瘦弱的身躯上,男人在电杆下伫立良久,头埋在双肩里微微颤抖。我知道男人哭了,无声的,刚才没哭,现在风一吹,他哭了。我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很长一段时间后,我轻轻的对他说:要是好受些,就先回去吧!男人点点头“唔”了 一声。

   走到燕河桥头,男人执意要让我去他家做一会,我推托不过答应了。

   男人的家很小,一张桌子,一张床,床头一张大大的娃娃像特别醒目,还有一些零零碎碎,一缆无余,这大概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家当。男人特意给我指了指娃娃像说:这是给苟丽看的,说完慌乱的给我腾出一张椅子,又恭敬的端来杯水,我明白男人是在表达自己的谢意,我忙说:不用,不用。但在简单介绍了自己之后,男人还是一怔,随后沉默片刻之后在这间不足10平米的出租屋里,男人叙述了他和苟丽的相知相遇。

   2003年底, 苟丽在列车上和陈小林相遇,她要去一个城市打工。
    “她笑起来真的好看,所以我就动心了。”当时陈小林坐在苟丽对面,但却不敢与苟丽说话,已有感应的苟丽就借他的电话用,两人认识了。
    下车后,借助电话,爱情迅速升温。陈小林问:“我们家很穷,你嫌吗?”苟丽说:“不嫌。”苟丽很坦诚地告诉他,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对她不好,还为这人流过产,所以只要真心爱她并不嫌她,她就愿意跟随小林一生一世。
    陈小林感动了。在相识一个月后,两个年轻人结婚了。
    苟丽家在一个交通极不便利的贫困山区。苟丽从小丧父,两个哥哥勉强供她读完中专,毕业后仍只能以打工为生。陈小林家5口人,姐姐已出嫁,除父母还有一个弟弟。
    陈家有30多亩旱地,一年种地的收入和村里其他人家相似,一共也就2000多元,勉强能维持一年家用。
    他们没拍结婚照,因为没钱。但陈家举债1万元给苟丽老家送去了聘金,这是西北农村的规矩。
    对陈家来说,这很甘心。而且,陈家认为,陈小林一个只念过小学的穷小子能娶到一个知书达礼的中专生,“一辈子的好事啊,砸锅卖铁也要办一次有面子的喜酒。”陈母说。30桌酒席顿时成为2004年这个乡村最豪华的阵容。但没想到,陈家所在的黄土坡实在太偏,车难行,来的宾客只坐满了15桌,而且都是穷里穷亲,礼金也就一两元,超过5元的都很少。20元的只有一个,那是有点远亲关系的乡干部。于是,这喜酒完全亏本。更要命的是,债务中有一部分是高利贷,“卖着血也得快还。”陈小林说。但按他家地里的那点收入,还这3万元债,不吃不喝也得15年。
    希望只能寄托在打工上。陈小林的弟弟远赴北京当保安,父亲,也是苟丽的公公,去下花园石场背石头,一天报酬30元。在陈小林的记忆中,父亲满脸的皱纹,五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像六七十岁,一米六几的身高只有八十多斤。但就是这副老身板,每天还要一趟一趟地背几百斤的大石头。父亲回到家时,背上磨得没剩一块好肉。苟丽数次泪涔涔地问陈小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爸妈早一点享福啊?爸是在拿命换钱啊。”
    苟丽从小丧父,不知不觉间已把公公当成了亲生父亲。一次她得知公公为了省两三元钱居然晚上睡在人家的屋檐下,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她这个人,心肠特好,对爸疼得要命。那时她老催着我一起去打工挣钱。”陈小林说。

    陈小林说到这里,话语就变得时断时续地僵涩,几乎每两句进展都要跨越不堪回首的间隔,我感到一阵酸楚……

我没有在问下去,因为我像隐隐猜测到了什么,另外我怕我的追问会重掀小林的伤痛,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适时先行向他告别。

临走我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我希望着某一天能或许帮他什么,虽然这仅是我的希望。我提醒小林:天凉,别忘了给苟丽拿点衣服……

我缓缓的走过燕河大桥,桥上桥下车流不息,延绵着的灯火像一条流动的光带,我的心情突然很压抑,他们是带着怎样的憧憬来到城市?又是怎么样的无奈在城市中迷离?

有着太多的想象,一个月后,我又一次见到了苟丽。这一次苟丽情绪很稳定,面容始终带着一丝微微的笑容,我问怎么回事?她说小林刚刚看过她,我笑着长长哦了一声,这几天我特意从燕河大桥上经过,我看见小林换了个摩的。苟丽又一次腼腆的笑了。

可是城市中的生活并不是我们当初憧憬的样子,但苟丽还是感觉到了幸福,那是因为自己怀孕了,苟丽轻轻的说。于是这样她不得不放弃在一家服装市场的一份300元的工作,有了这样的意外幸喜,小林高兴的不得了,可苟丽也在算着一笔帐:这样光靠小林的一份打苦工的650元钱,除去房租50元其它费用在省也得100元,一年下来只能落下5000元左右“债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啊”!发愁的苟丽曾经半夜把小林推醒,于是小林下了狠心辞掉了工作,借钱买了辆旧摩托车跑起了摩的……

那一段是苟丽最幸福的时候,小林买了一张大大的娃娃像挂在房子里让苟丽看,苟丽笑着摇摇头,小林坚持说孩子看谁就象谁!苟丽不反驳,她喜欢静静的看小林为自己忙碌的样子,那段日子,即使小林再累,回来雷打不动的要陪苟丽散散步,这是小林和城里人学的。当时就在燕河大桥,苟丽轻轻拍着肚子问小林:老公,你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幸福?小林不知,她就笑着朝他嚷:“怀孕的时候啊”!那时燕河大桥上还有夜市,空气中弥荡着的各种香味,已经害口的苟丽站在一个烧鸡摊前看了又看,小林说买只吧!苟丽摇头,她舍不得吃硬拉着小林走开了是因为知道小林没钱!走出很远了,小林慢慢落出了一截,再看,苟丽没见了小林,有些着急的四处张望。就在这个时候气喘吁吁的小林跑过来了,手里的一只烧鸡在苟丽眼前晃了晃,心疼的说:想吃就买么!苟丽怔了一下,突然笑了,很幸福的挽起了他的胳臂。小林心疼是因为自己亲爱的人连只烧鸡都舍不得吃!而苟丽此刻在乎的是小林的一颗心,苟丽若无其事的把头偎向小林,小林轻轻的许诺:我们一定能过上好日子!苟丽说:能相爱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还奢求什么……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只要我们永远都能这样相偎着互相取暖,,只要还记得给我买烧鸡呵,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小林其实这时很难过,原来他能给她的幸福就是能给她买只烧鸡!

小林不懂女人的心,苟丽这样轻轻的对我说,我能想象这样的一份温柔来,每次记录的间隔我都想放下笔来,认真完整听她的这一份自述,就这样静静的去感受他们的幸福,不去打扰他们……

那段时候,苟丽每晚都会给小林打盆洗脚水,虽然没少挨了小林的责备,可苟丽依旧不变,他们有个小小的收音机,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听,最喜欢听的歌是《两只蝴蝶》,苟丽会靠在小林的肩膀上轻轻的唱: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可是好景不长,这样的生活在一次清理整顿中嘎然而止了,因为是摩的,在整顿中和城管发生了口角,城管把小林一顿暴打……

苟丽见到丈夫的第一眼就哭了,小林伤势不轻,吊着支架。小林反到安慰着苟丽:你来做什?没事的!大不了咱还回去当农民么!他还不让咱种地不成?你也要多在家休息啊!

“家”苟丽握着小林的手从没有感觉到家是如此的温暖。可是医院的医疗费贵的吓人,刚过几天就把几千元的押金花的无影无踪,小林满面愁容的说:这不是给咱开的……苟丽只好安慰他:这里有咱的老乡啊!看着小林疑惑的目光,苟丽把小林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别担心了,只要你好,我们还年轻,钱不是还可以挣回来的么!

可是这个家从内容到形式都已经支离破碎了。半个多月的治疗已经打拼完了他们的积蓄,给小林保证完营养后,苟丽每天仅有几元钱的生活费,一碗牛肉面都不舍得吃。就在小林出院的第二天,面色憔悴的苟丽终于晕倒在家里的床上,小林知道全部过程后泪流满面的抱起自己的妻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可这个时候,苟丽的肚子一阵阵拧痛,一股鲜血浸满出了苟丽的脚面。苟丽摸着小林的脸:小林,对不起,我一定会再给你生个宝宝的……

那个时候,小林伤痛欲绝,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只要你……

苟丽流产了。

苟丽向我回忆这段的时候数次沉默不语,我知道这是一次痛苦的历程。我望望窗外,窗外的一抹斜阳把外面梧桐的影子反射进屋子的墙上有了一层淡淡的浅绿,我说:生活总归会好起来的。会这样吗?苟丽顿顿淡淡的说……

恢复以后的苟丽不忍看着小林在为这个家奔波支撑,有一天苟丽试着和小林商量,有许多同乡在发廊干帮人洗头的活,听说工资有千八百元,小林望着妻子:你刚恢复,别累着。苟丽柔声的说:就洗洗头嘛!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苟丽向我谈起她这个决定的时候并不讳言,当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把自己的头深深埋进小林的怀里,她要听一听那里面对家的呼唤和寻找一份对爱的温暖。不自觉的苟丽眼睛有些湿润,小林问:苟丽,你流泪了?

是吗?苟丽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水,亲爱的老公,你知道吗?我对你的爱是这样的义无返顾,你能听到我对你的呼唤吗?伏在小林的胸口,苟丽认真听到了那里面的心跳,引发了两个人的共鸣,在这个初秋的夜晚,两个人彼此温暖。

然而小林很快从房东那得知,妻子是在撒谎。由此小林获知了妻子在发廊做起了小姐!

那晚小林喝醉了,就站在巷口,他多么希望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不是真的,可是小林亲眼看见自己的妻子,一身艳装的从一辆轿车里钻出来,再拐弯到一个巷口,变魔术似的再换成以前的苟丽。小林怔住了,匆匆走过的苟丽也怔住了,小林突然发疯的嚷:这是不是真的!苟丽没说话。“我们再穷也不能做这个啊,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气急的小林突然一记耳光扇在了苟丽的脸上。

苟丽眼睛红红的捂着脸陌生的看着小林,苟丽没有哭,没有争辩,没有解释,一转身奔跑了起来,身后是小林远远的呼喊:苟丽……

苟丽不是没有听见,甚至还听见了小林在后面的追赶声,但苟丽的奔跑要让这些统统抛在身后……

跑着跑着巨大的喘息声带着抽续突然汹涌而来,苟丽拖着自己疲惫的双腿不知怎的来到了燕河大桥上,大桥上下一片灯火灿烂,这一切突然使自己孤独起来,自己就像置身于汪洋大海中使她害怕,她俯在一截桥拦上终于呜呜的哭了,这段大桥曾经就是小林无数次陪她散步的地方,一切还这么熟悉,当初的爱曾经是离自己这么近!如今又离自己这么远,她自己寸心可知。小林也追上来了,默默站在苟丽身后,小林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刚刚的一阵奔跑把他突然惊醒了,他轻轻的拍了拍苟丽,没想到这让苟丽的哭泣更加汹涌:你走……苟丽一把推开小林:难道你以为我真想这么干这份苦差?你忍心看着爸爸那样去卖命换钱?我这样做还不是为给家里减轻点负担?苟丽起初是一种发泄,说到最后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真正的肺腑倾吐。小林一把把苟丽紧紧抱住,任苟丽委屈的捶打着自己!小林不说话,一股热泪重新流出……

  我猜测了小林当时的心情,那滴落的眼泪也许使小林瞬间感觉自己太穷,太无能,不像个男人,老婆是为了这个家去做的……她那么爱自己……这个世界本身就有着太多的无奈和挣扎。

   我不知道是不是小林的默认,总之几天后苟丽就被收容了,而小林却还以为苟丽生她的气在同乡家里。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节,也暗和了我探求的心理。

   苟丽说到最后出神的望向窗外,我中间没有在问一句,临至分别的时候苟丽才无限感慨的说:要是时间停下来该多好!我怔了一下。我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但我对时间也有了暗暗的疑惑:真的是时间不早了。我劝慰苟丽:要有信心!仿佛除此之外我像无话可说!我问:天凉了,你爱人给你送进衣服了吗 ?这句话像缓解了一些语言的氛围,苟丽笑着使劲点点头,我也笑了。

  临别,我向警官说出了我的疑惑,警官笑笑:表给停了。临了,警官叮嘱:下不为列啊!我笑着点点头,这一下改变了我以前对警察的诸多看法!

另外警官告诉我,由于苟丽表现良好,有提前释放的可能!真的?嗯!警官点点头,我内心翻腾起一种由衷的高兴来,我想把这个消息提前告诉小林。

燕河大桥边,我没有找到小林,经过打听我才知道,小林已经把摩的卖了,这几天又只身去了北京。小林去北京干什么?这使我兴奋的神经隐隐有了一些担心。

11月是我 最后一次见到苟丽,我把提前释放的消息,悄悄透露给了苟丽。

苟丽呵呵笑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早点回到小林的身边?我点点头,苟丽思索着:其实我好想飞到他的身边啦!我说:是啊!只要对生活有信心,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苟丽点着头说:钱已经凑够了,出去就可以回家了。苟丽又问:您见到小林了吗?我怔了怔,我想小林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我决定不把小林的消息告诉她,我说:他不是在跑摩的吗?苟丽眨眨眼笑了:我真为有这样的老公自豪!我的心里很温暖,我说:小林没看你吗?苟丽说:啊!前一段,还给我送一只烧鸡和20个鸡蛋来着!还有一些衣服,她真粗心,竟没上衣……苟丽给我一一细数着,我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我喜欢看苟丽幸福的样子。苟丽悄悄的告诉我:鸡和同舍的人分享了,一条牛仔裤给昨晚新来的女的穿了……苟丽笑着问我:你说小林不会怪我吧!我摇摇头坚定的说:不会,要是知道还会高兴哩!

那天,苟丽还笑着谈了家乡黄黄的麦子,还说要请我和女警吃一顿大盘鸡……

                  

我感觉到那一天的到来将是苟丽人生最重要的一天。我甚至还设想了我的专访的结尾。苟丽和小林终于回到了他们的家乡,虽然贫困也许不可能一时改变,但最严峻的时刻已然过去,幸福是一种感觉,他们会幸福美满的。

所以在以后的一 段时间里,我没在见苟丽,按时日推算,我想她应该早被小林接回家了。那些日子我终日赶稿又多在记者站间来回奔跑……但我没忘苟丽答应我的大盘鸡,每每想起我都会衷心祝福他们早早回到他们的家乡,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可愿望终归是愿望,几天后的一个电话,再次让我陷入震惊当中,电话是那个早已经相识并对我多有优惠的女警打来的,她告诉我:苟丽死了……我震惊了,我不能相信我听到的,以至女警再说了什么我都没听清楚,直到电话那端出现了“嘟嘟”的盲音,我还握着电话。

刚才女警说,苟丽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马上陷入不安的判断当中。放下电话。匆匆打车去女警那里,我在不断催促司机“快,快”的同时,思绪出现了混乱,苟丽的每一次笑,对丈夫的深情,以至在现实生活中的挣扎,无不显示了个体生命在现实生活中的脆弱!脆弱?我觉得我在苟丽的故事当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同情者!如果换成是我同情只会让我更伤心!

在女警那里我 得到了证实!我的心里一阵难受!

这一天是12月3日,夜已经深了,火车站旁的马路上车声落寂。
    这时,一男一女从路边透出粉色灯光的发廊走出,进入马路对面的铁路职工家属院。这个女人就是苟丽,23岁,圆脸,大眼睛,喜欢笑。跟在她后面的那个男人头发杂乱,衣着破旧,沾满油渍的裤管塞进袜子里。
    苟丽是那家发廊的小姐。这天中午,她其实已收拾好离开的行囊,还向发廊旁那家经常打交道的性用品商店老板告了个别:“急着还债的钱筹到了,准备明天开始不做了。”
    但令性用品店老板没有想到的是,这真的成了苟丽的最后一单“生意”。这天深夜,苟丽死了。
    她是一丝不挂地被勒杀在出租房的,一根自行车刹车线深深地嵌入她柔软的脖子,那个“裤管卷在袜子里”的男子早不知所终。

这是为什么?

她答应要好好生活的!

这样的问题让我有些痛心的同时有些茫然。女警用她的沉默回答了我。

我不得不问:小林呢?他知道吗?

女警说: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上他了!

女警说你认识他的家吗?

我艰难的点点头,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小林在这个城市已经举目无亲了!

我和女警一同去找小林,很凑巧,我们在燕河大桥上看到了呆呆立在那里的小林,我们目光相遇无话可说。还是女警慢慢走向前去,对小林轻轻的说:先回家吧!

回家?小林喉咙发堵:我得在这等她啊!我怕她回来找不到家!

风轻轻的把小林的头发吹乱了,在燕河大桥上我们知道了他们以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小林为捞苟丽把自己的摩的卖了以后还无济于事,不得已,小林只身去北京筹钱。可就在小林筹钱的当间,苟丽提前释放了。狂喜中的陈小林匆匆从北京赶回,妻子在车站接他,两人一见,又是抱头大哭。妻子几个月没吃到好东西了,陈小林找四叔借了500元,请上所有帮助过他们的人,痛痛快快吃了一顿大盘鸡。
    可是,苟丽的几个月铁窗生活,已经让陈小林花了1万元,这些钱也是借来的。苟丽知道后心情沉重的说小林:你可真傻!真傻!

几个月的城市生活,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使陈家更加债台高筑。其中有笔1300元的债要在10天之内还清。与妻子相处仅一天的陈小林,只得又去北京打工和筹钱。夫妻俩的计划是陈小林在北京筹上800元,苟丽向娘家借500元。等钱一到账,“你要马上到北京来,我们在北京团团圆圆地过春节。以后一起在北京打工,重新生活。”陈小林说。

那天在车站,俩人沉默不语,临分别,火车启动的时候,小林见苟丽气色不好,小林爱抚的摸了摸她的额头,苟丽很认真的看着丈夫,突然一下子眼睛蓄满泪水。火车启动的一声长笛一下拉远了他们的距离,小林向苟丽挥手告别,可他竟看见妻子跟着火车奔跑了起来,小林大声的喊:我等你!苟丽泪水满面的在巨大的汽笛声中张合着口在说着什么!直到苟丽越来越远的变成一个黑点,小林也没听清楚苟丽向他说的!小林茫然若失的注视着车窗外,让他那一刻感觉到一切都是流动的,没有一样东西能在你面前永远停留,让你永远拥有……

小林说到这里压抑着抽蓄,喃喃自语:苟丽哭了…她哭了…

是不是那一刻她也有这样的感觉?她搞不清楚小林离自己近了还是远了?所以苟丽追赶着火车,苟丽觉得自己一定能追上火车,也能追上自己的小林!

据此:为什么苟丽后来又去做同样的事?我暗暗的想想,惟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她既不愿向同样很穷的娘家借钱,又想早日来北京见小林,所以只能想到这个来钱快点的办法……”

那晚小林醉了,我不知道小林已经醉了几个晚上了!我们不忍在看他这样,我说:苟丽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也先回家吧!

没想小林瞪红了眼睛问我:你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苟丽是被车碰了,碰了!说完又呜呜的哭了,我和女警都怔了一下,但马上理解了,小林不想让人知道更多苟丽的事情,苟丽是小林的爱人,她的故事只属于小林一个人。

我们扶小林回了那间出租屋,只所以是这样是在不自觉中把小林当成了朋友吧!我们帮小林盖好被子,抚了热毛巾,就在一切妥当之后,女警注意到了桌子上的几本日记。

她一页页看着,直到我说:‘咱们走吧”。她都没有抬头。

我又说了一句:你要留下来吗?

女警才回过神来:哦!不。

回来的路上,我说:小林说慌了!这是一个男人的自尊!

见女警不说话,我把头转向她。

她哭了!

                   

以后我没有在见到小林。

四个月后我接到了一个包裹,一打开是四本日记。

9月4日 星期三 阴
    今天是我来收容收(所)的第17天。老公,当我听到你的声音时,我特别高兴,听见你说再(在)跑摩托车,我真的好感动,心里好舒服。只要你时刻都在想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老公,我每天都在盼望早日回到你的身边,让你抱着我。我真的好想你……听到你说的话,我高兴极了,同时也很放心,我真为我有你这样一位老公而感到自豪。
    9月21日 星期六 多云 
    老公,今天终于给你打电话了。当我打通电话后,我也不知为什么没说几句话就流泪了。挂了电话后,我回到号室里就放声哭,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眼泪。其实当我听到你说的那句话“等你出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做那些歪门斜(邪)倒(道)的事了”我好感动。老公,只要你能说出这句话,我已经知足了,感觉进到这里也值了。老公,你放心。我会相信你的。
   
    10月22日 星期三 晴 
    老公,是不是你最近没钱了。要不然怎么老是停机。唉,其实我知道你在外面也不容易。我想好了,以后你还是少来几次吧。还有我的事情,已经两个月了,还有几个月就出去了,很快的。只要你天天想我就行。老公,我们不是命不好。我们俩应该很幸运、很幸福。因为你找到你所爱的人,我找到了我所爱的人。我们夫妻俩其实很幸福。大不了就是现在没钱吗?不要紧,我们还年轻,以后挣钱的机会多的是,不过就六个月没在一起吗?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等我出去了,我们再好好挣钱,过日子吧!
    10月25日 星期六日多云转晴
    老公,今天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怎么还没交费?是没钱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心里很着急。你还在跑摩托车吗?一定很辛苦,要自己照顾自己,别累坏了身体。我好想好想飞到你的身边。让你抱着我睡觉。不知何时才能实现这个梦想?
    10月26日 星期一 晴
    老公,真是心有灵心(犀)一点通啊!我今天预感你会来看我,没想到你还真得(的)来看我了。见到你的确很高兴。可是当我看到你瘦了,憔悴了,还有你说爸爸有病了,我就心里特别难受,想哭。但你面前,我还是没哭出来。你可知道,当我回到号室,看你给我写的信时,我就哭成了泪人。她们问我话,我一句也说不来了。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怎么会是这样?老天,怎么会这样对我们?我们倒(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公,我也发愁,我也烦。
    10月29日 星期四 晴
    老公,我预感你今天会来的,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听到你说的话,我好难受,好伤心。老公你再别这样,我既然已经嫁给你了,我这辈子都会跟定你。不管你穷还是富,我为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钱。只要你对我真心,我跟着你一辈子受苦我都愿意。老公,千万别胡思乱想。我从选择你后,我的人,我的心全给你了……

我眼睛湿润了。我知道多少 夜晚,苟丽一定知道小林会在灯下听她轻轻述说。

 

  我的专访终于找到一个戏剧性的结尾。

   这个结尾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专访的主题立意。我究竟写了个什么样的人物,这个人物的喜愤哀乐,及最后的命运究竟向我们说明了什么,昭示了什么?

   哦!到最后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能让外人洞察苟丽那时的真实内心的,是流传在发廊周围的一个说法。发廊的小姐们说,苟丽每和客人作一次性交易,就会默默地用纸折下许多颗心。
    这些心是给自己老公的。心的一面写着她的小小愿望,另一面则画上可爱的卡通笑脸:鼻子是心形的,脸颊是用“吻你”或者“爱你”的字样拼成的,嘴弯成了月牙一样的线条……在苟丽的遗物中,这样的心有满满一纸袋,一千多颗。

 

感谢爱人 海霞同志为我提供的文字资料,当时她看完后黯然落泪!拿给我看的时候我也怦然心动了!于是结合我先前掌握的另一个人物坎坷重点强化了苟丽的个人命运在对抗现实生活中的心理描写!亲爱的朋友们,苟丽的报道感动了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被感动?我想希望对苟丽的再描写能把这个故事叙述的更完整!

 

 

作者:郭刚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开 错 一 扇 门 / 杏 水 湾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eido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