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500){this.resized=true;this.style.width=500;}">

有一阵子又在盘山公路上来回奔走,常常能遇到黄昏红通通的太阳垂挂在半山腰,把大地染成了土红色,柔柔的光,一点也不耀眼

阳光从远处的云朵里平铺下来,把公路两旁的青山掩映的一层比一层淡,公路曲曲折折,视野很开阔,曲折的公路在青山间若隐若现,在黄昏里总像披着一种柔柔的光晕,就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河

  总在这一刻不自觉的就会慢慢减下速来,心头也被一种异常平静的感觉笼罩着这种平静来源于一种感动,一种被黄昏所笼罩了,又一次陪伴在公路旁像弯弯的河水一样,静静流过我的心房  

 

一九九九年,当兵第三年经组织决定,由我到离兵站200多公里路程外的胡杨执勤站,去接替一名既将退伍的老兵

 早就听说过胡杨执勤站,地处戈壁最北,是一个一年到头黄沙口的地方

戈壁天气反复的很早上听说那里正刮风暴,所以要赶在傍晚跟着给补车起程,车子开的很快,公路边都是一闪即逝的胡杨模糊的影子.放眼望去,天空星星闪闪,道路两旁视野非常开阔,苍穹覆盖着大地,像有一种暮色苍茫的感觉,军车在长长的公路上行驶,就像一个亮点

天色微微泛亮的时侯,车子到达了执勤站口迎接我的扎格尔班长,远远的就向我招手,一跳下军车的时候,整个脚猛的一下子陷进了沙子里

 扎格尔班长很热情,帮我提着东西:早就听说站里会给这配一个通迅院校的来,其实一想就是你扎格尔声音很沙哑,脸庞红红的,他说:这里除了是戈壁最北以外,还是方圆二百多公里的通讯线路中转站我一直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却听着脚下吱吱的沙响走了好一阵子了,还是不见兵站,扎格尔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翻过这座沙丘就到了”脚踩在沙丘上一下子会陷的更深,等拔出来的时候鞋里全是沙子,好不容易挨到执勤站的时候,原来只是一间半的房子,还有一部旧式解放卡车,这就是最北的胡杨执勤站了吧!扎格尔说:条件有点苦我说:我有心理准备”扎格尔马上又说:你见过戈壁的黄昏吗?很美的”我摇摇头,站里说,就让我在这呆半年,通讯器材理顺,调试好了,我就走”扎格尔沉默了,继而倒给我一杯水,微笑着对我说:当初我和你一样,可是没想到一呆就是六年!”

六年是怎样的一个时间?窗户的外面是茫茫戈壁,一望无际,是由一根根的通讯电缆杆交相排列伸向远方,这是和外界联络的仅有渠道吧!来时的那串脚印呢?早就被模糊了,我只知道沙堆的后面就是公路

                           

工作马上就展开,通迅器材的测试也很顺利,傍晚的时侯扎格尔喊叫着让我先出来看黄昏

戈壁之中的黄昏,总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那样空空荡荡的垂挂在天际边,红通通的染的沙丘都成了暗红色,有点耀眼广漠的戈壁下有一道斜斜的影子,这就是我们的营房,我俩一句话也没说,就一直看着太阳直挺挺的沉入沙原的尽头,幕色一点点的从天际边平铺过来

黄昏为什么总是这么快从眼前消逝?傍晚时分,营房上的风车响的更厉害了

又要起沙暴了果然借着落日的余辉,天边看到了一层像雾一样的沙尘,隐隐的都能感觉得到脚下的沙粒跟着跑起来

由远到近,执勤站里的灯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忽明忽暗的狂风卷着沙尘,砰砰打在窗外的棉帘上, 棉帘随风飘挂起来窗户外面是黑压压的一片风尘,横冲直撞,半空中总在不断回旋着一种被撕裂般的声音

听着外面的风声,心里却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要到胡杨执勤站的那天起,就没有停止过,到下车第一脚就踩进松软的沙子里时,这种感觉变重了

黄昏下仅有的一道营房斜斜的影子,看着一点点就要下沉的夕阳,总有点孤独的感觉

扎格尔还是那样微微地笑着,仿佛他听惯了外面的风声,平缓的说: “我来自内蒙,当兵头一天为赶到车站,半夜就赶路,第二天中午才赶到车站,当兵第三年被分到这个站,同常接到一封家书都是一个月前的整天面对戈壁,整天修修补补线路,有时候,我一个人就跑到沙堆上看黄昏,盼着听到公路上来去的车声,有时候就大喊,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喊着喊着的时候就觉得好受多了

“你知道九八抗洪吧!这个中转站方圆百公里,线路却连接着两个不同的兵站,南方发洪水,而这里却正在刮风暴,风暴把通迅线刮断了,运送物资的信号怎么也发不出去一截截的查,查到的时侯,通迅杆被折断埋在沙子里,两根线断的很远,把两根线接在一起的时侯,检修包早被风刮跑了,没办法,用手把断点连起来,风大没通讯杆的支撑还会断,我就一直握到天亮。风稍停,赶紧跑回执勤站,兵站告诉我信号发出的时侯,我一下子有了种很满足的感觉。

窗外的风也不怎么大了,好像沙暴也停了不少,屋子里暖烘烘的。    

扎格尔和我聊的,我早听兵站的人说过,当时他身子半陷在沙子里,手至今留有残疾,我还听说扎格尔在这里还是一名教师。扎格尔脸红红的,眼腈很大,一提到教师,扎格尔却显出了一点沉

                

刮了一样的风,第二天起来天气格外的好。赶紧洗漱完毕,要跟着扎格尔检查通讯线路,一出门,风打在脸上有点疼,这是皮肤不适应。戈壁的早晨有一种清冷冷的安静,昨天沉入天边的太阳,总算又早早出来了。戈壁广漠上,有一层层舒展;曲折的沙纹,一层层铺向远方。

扎格尔说“你看这像不像大海的波浪”。

我点点头。

“你见过海吗?”

“在电视上,无边无际一层层的波涛,像我们那的草原一样辽阔,也像这沙原一样条理分明,如果我退伍了,就先取道大连去看看海”。

“想法也不大,你这个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荒漠空无一人,太阳就显得挺大,慢慢的,把我俩的影子拉长了。走了一阵子感觉着像要走到公路旁了,很奇怪的是,这时站线旁出现了好几座石垒的石堆。

“几年前,这里铺架通讯杆的时侯,遇到了暴风,好几个战友在暴风中失踪了……

几年的时光,仿佛一下子又在扎格尔脸上重新闪现。

“每当我走到这里,都要向他们挥挥手,其时他们一个也不少,还像昨天一样活蹦乱跳……

不远的地方传来叮叮当当的驼铃声,紧接着一个老人使劲向我们招手,扎格尔让我等等他,他有一些事情要和那老人说。

我仔细的数了数,总共是七座石堆,石堆下的战友,就要长久的留下来了。风从石堆的缝隙间穿过,呜呜作响,沙粒又不断把缝隙间重新填满。如果扎格尔不说我不会感到沉重,广漠戈壁像海,此刻把我慢慢陷入又重新没顶。

扎格尔远远的向我呼喊,我不知道他在和他们说什么,但他要带我到一个村子去。原来这个驼队是附近一个村子的取水队,三匹骆驼,八大桶水,叮叮当当的。走到一个沙丘的时侯,扎格尔转身向石堆挥手。

<< 卖 葱 / 黄昏<2>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eido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