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似水流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似水流年---张 家口日报

来源:      2006年8月31日
 


  ●崔海霞


  年轻的我们总认为生命很长久,三万六千个日夜足够挥霍虚度。熟不知,其实生命却很短暂。禅说:生命的期限,只在一呼一吸之间。转眼我们黑亮的发间蒙上了一层灰白,这时我们才会无奈地感叹: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昨天,姐姐从商场给外甥女买了一双新鞋。回到家中,外甥女欢喜地穿上,拉起我的手就向卧室走去,我疑惑地跟着她。走到穿衣镜前面,她笑着对着镜子里的我说:“二姨,咱俩比一比谁个子高?”说着她站到我的右面,伸长脖子好像吵架似的看着镜中的我们。只有十二岁的她自然和我还相差一截,于是外甥女努力地向上蹦着,小脸憋得通红。我被眼前这熟悉的情景一下子惊住了,整个人僵在那里,接着心开始疼痛起来……!
  二十年前,大概也是这个年龄吧!我总是缠着母亲。她在锅灶边做饭,我便跟在她的身后寸步不离,母亲有些奇怪,蹲下身问我缘由,我顺势一下趴在母亲的背上,没有防备的母亲打了一个趔趄,我却高兴地大喊起来:“我终于比妈妈个子高了,我长高啦!”母亲听后微笑地摸着我的头说:“莹儿,再等几年,你一定会高过妈妈的,不过那时,我和你爸都老了!”母亲的脸上带着一丝感伤。那时的我对于生老病死还不大清楚,因此并为了解母亲当时说这句话的心情,只盼着自己快快长大,像姐姐一样穿上漂亮的高跟鞋,美丽的衣服,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似乎这个还是昨天的梦想,可在一转眼间我已是为人妻了。
  上个周末,我回家看望父母。晚上母亲对我说:“莹儿,我的头发长了,你来帮我剪一剪吧。我年岁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追求新潮,往短剪一剪就行。”母亲拿来一把刚从商场买来的发剪,然后默默地坐在镜子前面。我站在母亲身后,望着镜中的我们,突然发现镜中的母亲显得那样矮小虚弱。我那坚强健康的母亲到哪里去了?难道是曾经的我急切地想要长高,却把那么年轻美丽的母亲挤到岁月的长河中了吗?我的心有些慌乱!有些颤动地拉起母亲一绺头发,一下子惊住了,抓在我手中的明明是一条黑亮的大辫子,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满头苍白,到底是哪一响钟声敲白了母亲的头发?是在我到外地读书的时候;还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还是初为人妻的时候?我总是以为父母还很年轻,困为在他们面前,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就在今天,我却发现了镜中的自己也有了早生的白发。才惊觉:自己不但已经长大,而且在慢慢变老。抚摸着母亲一头的银发,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母亲有些奇怪地问镜中的我:“你怎么哭了?”我赶紧扭转身子说:“没有,也许……也许是您的头发落到我的眼睛里了。”
  也许,在儿女的心中父母永远是年轻的伟岸的,可我们不得不承认,永远年轻伟岸的父母转眼间已走向暮年!
  年轻的我们总认为生命很长久,可年轻与我们渐行渐远……

 
   相关报道:
没有相关报道
 
 
 >> 目前有0条针对本新闻的评论   笔名:
查看评论

 

<< 黄 昏《1》 / 生活中的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eidou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